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第四百零九章 血河

  周文想了想,觉得去棋子山看看似乎也不错,还可以顺便找一找小手图案,看能不能把棋子山下载到游戏当中。

  就像安生说的一样,对于异次元生物越了解,以后次元生物大规模破禁之后,活下去的可能性就越高。

  趁着棋子山内的次元生物还没有大规模的冲出来,这是去棋子山最好的机会了,以后情况只会越来越恶劣,再想去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你就当是去旅游,到那里转一转,等把亚克的事情解决之后,再回学院也不迟。”安生说道。

  “好吧,什么时候启程?”周文问道。

  “以免夜长梦多,就现在吧。”安生看着周文说道:“你该不会还想要回学院和你的同学打招呼吧?那样岂不等于告诉亚克,拿谁来威胁你比较有效吗?”

  周文想了想,觉得是这个道理,当下放弃了再回学院的打算,直接跟着安生去了棋子山。

  棋子山距离洛阳城不远,周文跟着安生没多久就来到了棋子山的驻地。

  因为棋子山的情况越来越恶劣,秦武夫被调来了这里,暂时负责棋子山的镇守工作。

  “安副官,你确定要让周文加入新组建的小队?”安生把周文介绍给秦武夫之后,秦武夫神色有些古怪地打量着周文说道。

  “是的。”安生十分肯定地回答。

  “可以是可以,不过那个小队的情况你也应该清楚,成员比较复杂……”秦武夫认识周文,知道他和安家的关系,所以才会说的比较委婉,否则他会直接拒绝进入小队。

  毕竟周文还只是一个学生,而他新组建的小队,是用来镇守棋子山的,里面的成员都是史诗级。

  安生看出了秦武夫的顾虑,于是就说道:“周文的情况你也知道,因为王明渊的事情,监察局一直在找他的麻烦,所以夫人让他来这里,主要是希望您能够照顾他一下……其实也就这么几天的事,夫人另有安排,很快就会让他回去……”

  秦武夫顿时大感头痛,镇守棋子山已经够他头疼了,现在又送来了周文这么一个关系户让他照顾。

  可是秦武夫又不好不顾欧阳蓝的面子,勉强答应收下了周文,不过却拒绝了周文进入小队,只说让他在这里先待几天,不需要真的做什么。

  周文到是无所谓,他本来就是临时在这里待几天,等解决了亚克的问题还是要回学院的。

  于是周文就在棋子山驻地留了下来,因为没有职务,也不是士兵的一员,他不用执勤,也没什么人管他,到是正合了周文的心意。

  周文当天就到棋子山驻地外面看了看,只见棋子山的方向云遮雾绕,根本什么也看不清楚,山口那里就好像是一个张开了大嘴的雾中怪兽一般。

  而从棋子山里面流出来的河水,竟然都是血一样的红色,安生告诉他,几个月之前就是这个样子了。

  “你是哪个部队的?在这里瞎转悠什么呢?”周文一个人沿着河岸慢慢走,正在寻找小手图案的时候,一个带队巡逻的军官叫住了他。

  周文出示了秦武夫给他的证件,那军官接过来一看,顿时肃然起敬,行了一个军礼之后,双手把证件递还给周文:“原来是小周医生,你在这里干什么?”

  秦武夫给他的证件上,职务一栏里面写的是实习医生,虽然只是一个实习医生,不过在军队里面,医生都是相当受人尊敬的,谁也不能保证自己在战场上不受伤,到时候肯定需要医生救助。

  而一般能够当上军医的人,都拥有治疗方面的能力,这种能力在战场上也是格外的稀少和珍贵,就算是实习医生,也一样是稀有动物。

  这位军官并不知道,其实周文连实习医生都不是,这身份根本就是秦武夫为了方便他留在军营里面,临时给他的。

  “我就是来这条河附近看看。”周文随口说道。

  那军官听周文这么说,还以为周文是在调查取样,于是就叹气道:“小周医生,那你要好好调查调查,这条河的水确实有问题,最近我们很多士兵身上都长了红色的疹子,越是经常在河附近巡逻的兄弟,长的就越凶,虽然那玩意儿也没什么大的危害,只要不靠近这条河,过两天就会痊愈,可是痒的实在厉害,我们又不能不来巡逻。”

  “有没有试过戴过滤口罩?”周文虽然不是真正的医生,不过基础的常识还是知道一点的,就顺口问道。

  “试过了,完全没用,连防护服都穿了,还是没用,只要靠近这条河,疹子该出还是会出。”那军官说道。

  周文懂的实在不多,正想着怎么把他们打发走,自己好继续寻找小手图案,谁知道却见一个士兵气喘吁吁的从山口方向跑过来。

  “你不在哨岗那边守着,跑回来干什么?”军官看到那个士兵,立刻上前问道。

  “刘贵他……他突然晕了过去……怎么弄也弄不醒……身上出了好多红疹……”那士兵喘着大气说道。

  “什么……快找医……正好小周医生就在这里……你快跟我们去看看吧……”那军官想起周文就是实习医生,拉着周文就往山口那边跑。

  周文脸都绿了,他就是一个冒牌货,哪里懂什么医术啊,能够看出什么才是见鬼了呢。

  可是之前他没有否认,现在也不好再说什么,心想着到了地方之后,什么也不说,直接让他们把人送医疗队就完事了。

  那哨岗是距离棋子山最近的一处侦查点,平时都会有两个士兵负责站岗,监视附近的情况。

  周文来到哨岗的时候,发现这里距离棋子山的山口确实很近,已经隐约可以看到山口的崖壁。

  岗亭里面躺着一个士兵,周文看到他的脸的时候,也被吓了一跳,他脸上起了很多红色的疹子,而且有些疹子已经开始溃烂,看起来脸上像是一个个血点似的。

  “这怎么回事?他的疹子怎么会这么严重?”军官瞪着另外一个士兵问道。

  那士兵不敢隐瞒,把实情说了出来:“本来规定是三天一换,最多只能在这里守三天,可是刘贵他之前有事,和其他战友换了岗,算上今天,已经连续在这里守了七天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