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雅随和的我不是魔头|294,一掌覆十万!

  殴杀吞天蛇王,倪坤意犹未尽。两界关中,还有小十万的妖兵妖将呢。

  他微微仰首,运转“天人合一”,锁定两界关中,所有妖魔的气息。

  随后抬起右手,五指叉开,用一种像是往水中“抄水”的动作,在身前的空气中轻轻一抄。

  伴着这个动作,一道飘渺玄奥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出来,将整座两界关城覆盖在内。

  这个动作完成之后,倪坤嘴角浮出一抹古怪的笑意,缓缓垂首,看向自己的掌心……

  鼠妖叔叔仲谋正在街巷之中狂奔。

  明明身后无人追赶,可狂奔之际,他还是不停回首张望,眼神之中,满是看到末日来临一般的惶恐惊惧。

  无怪他胆小。

  他先是全程目睹了初阶地仙奢化龙,被那五个如狼似虎的家伙活活殴死、扒皮拆骨。

  跟着又亲眼看到了在他心目之中,天神般尊贵威严的吞天蛇王,被四个暴徒用街头混混式的打法,活活殴成死蛇,再次扒皮拆骨。

  叔仲谋当场就心态崩了,不假思索跳下阁楼,扭头就跑。

  他要逃回兵营,收拾细软,然后叫上几个相熟的妖怪,一起逃离两界关。

  “不能呆了!两界关绝对不能再呆下去了!那几个杀神,一定不会就此罢手,他们一定会杀光城中所有的妖魔!逃!必须尽快逃出去!”

  正奔逃时,忽然,叔仲谋只觉身周空间微微一震,随后眼前一花,脚下一个踉跄,好不容易站稳身形,却陡然惊觉,四周环境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之前,他是在一条阴暗无光的窄巷中奔逃。

  此刻,四周已然变成了一望无际的空旷平原,脚下地面,也变成了一种肉色的奇异大地。

  天空之中,碧蓝如洗,一日一月,并悬天际,大放光明。

  呼……

  风声呼啸,云雾翻腾,转眼之间,那肉色的奇异土地,便被一层没过他脚踝的云雾遮蔽。

  风起云涌之时,四周空间不断震荡,荡荡层层涟漪。

  大片妖魔,像是被传送过来一般,在那层层叠叠的空间涟漪之中,平空出现在这云雾缭绕的平原之上。

  “这,这是怎么回事?”

  叔仲谋瞳孔骤缩,环顾之际已经认出,那平空出现的大片妖魔,皆是吞天蛇王麾下的妖兵妖将,乃至蛇王卫队。

  叔仲谋就看到了一位他相当熟悉的卫队高手。

  那是一个身高三丈、鹰首人身的渡劫大妖。它出现之后,左右环顾,一脸的懵逼。

  随着妖魔一片一片地出现在这平原之上,短暂的茫然惊慌之后,阵阵惊呼嘈杂也渐渐喧嚣起来。

  “发生了何事?这是什么地方?我正在营中打坐,怎莫明其妙就到了这里?”

  “老子正押解人犯回营,也是莫明其妙就到了这里!”

  “军师呢?军师何在?”

  “有没有人看到将主?将主何在?”

  “我们莫不是中了什么摄魂幻术?该不会是……有人把我们的元神摄了过来吧?”

  “不可能!你仔细看看,十万妖兵都来了此地!就算是天仙,也不可能一次摄取十万妖兵的元神吧?”

  “那可未必,你根本就不懂天仙有多强……”

  议论声中,有渡劫大妖冲天而起,试图飞高望远,找到这古怪平原的边界。

  但刚刚冲起百丈,就砰地一声,撞到一道无形屏障,头破血流坠落下来。

  也有大妖化回原型,随便选了个方向,撒蹄狂奔,可飞奔一阵后,竟又莫明其妙回到了原地。

  就在众妖惶恐不安,各施手段,试图找出这奇异空间的边界时。

  突然,叔仲谋抬手指天,失声惊叫:“那,那是什么?”

  身边的妖魔抬首望去,顿时齐齐倒抽一口凉气,变得鸦雀无声。

  这寂静飞快地传染。转眼之间,偌大平原之上,十万妖魔同时噤声。

  所有妖魔,皆仰着脖子,瞠目结舌地看着天穹。

  天穹之上,赫然缓缓凸显出了一张巨大的脸庞,几乎遮蔽了整个天穹。

  那并悬天际、大放光明的一日一月,俨然正是那张遮天大脸的一对眼瞳。

  在那对日月般巨大的双眼凝视下,无比恐怖的压力,从天而降,镇在众妖心头。

  所有的妖魔,无论平时多么嚣张狂暴,多么悍不畏死,多么凶残狠毒,在这一刻,统统呼吸凝窒、心惊胆战、汗出如浆、瑟瑟发抖。

  噗嗵!

  胆小的鼠妖叔仲谋禁受不住那恐怖的压力,双腿一软,跪倒在地,俯首哀求:“饶,饶命呀……”

  叔仲谋的下跪,像是推倒了第一张骨牌。

  一时间,噗嗵之声不绝于耳,妖兵妖将大片大片地跪伏在地,瑟瑟发抖地哀告求饶。

  有大妖尽管身不由己浑身发抖,但还是咬牙切齿硬撑着不跪。

  一头毒蛟甚至唳啸一声:“装神弄鬼,看我揭破你的画皮!”

  咆哮着现出原型,化为一条十丈长的毒蛟,冲天而起。

  这一次,没有无形屏障拦它。

  昂!

  高亢激昂的蛟吟声中,十万妖魔众目睽睽之下,毒蛟一飞冲天!

  它成功飞上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