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妻如魅大叔账要慢慢算|第410节

  在南江这块土地上,他们随时都会有危险。那孙~子不可能不知道,可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只随便派了两个人在门外守着。除此,还给自己下了药。

  万一有人攻进来,自己这小命不就瞬间就没了。

  “还没到最后,结果如何,谁又能说得清呢。看在你顶个温姓,今天就放过你一条命,但是我们要的东西,你们必须要一丝不差的还回来。”他目光阴沉的说着。

  “的确,不到最后,谁又能知道结果如何?如此,那就没有必要再浪费时间了。”说着,温世城举止优雅的解开袖子上的纽扣。

  随着温世城的话意落,男人皱了下眉头。

  “老爷。”老管家眸色阴沉的向前,对于几人的无礼,十分不悦。这么多年,他还从没有见过,有人敢在温家的地盘,和老爷如此说话的。

  就连大房的人,现在见到老爷都是礼让三分。他们这群毛没长齐的小子,竟然如此不知天高地厚。

  “人都送上门了,那有不收的道理。”

  说着,他手中的烟袋在桌子上磕了几下,悠哉的站起身。

  话落,他目光扫了对面几人一眼:“今天,就当是作为长辈给你们上的一节课。”说着,他嘴角带着威严的笑容向外而去。

  温管家见状,紧随其后,在经过保镖时,他点了点头。

  “呯。”地一声,整栋楼颤抖了起来。

  刹那间的功夫,温世城身形一闪,立在一个保镖面前,在保镖还没有反应过来之时,他已经轻易将控制机关的遥控器夺了过来。

  温管家从腰间掏出枪,直直的指着他。

  紧接着,又是一声地崩山摇的爆炸声。

  “怎么回事?”男人眸色阴沉的道,这爆炸声,明显是从地下传来的。

  “老爷,咱们先走。”老管家精光的眸色一闪,枪口冲着某处扣下扳机。

  下一秒,一块厚重的板子从天而降,将连接房间与玄关从中间分开。

  说着,老管家保护着他,拉开房间的门,看着门外站的人,声音冰冷的道:“解决掉他们。”

  房间内,看着头顶被收起来的机枪,宋子文松了口气:“现在怎么办?”这栋酒店里都是他们的人,又布置了这么多机关,说不定每走一步,都会有陷阱。

  “嫂子,我们会保护你的安全的。”虎子乐呵呵的笑道。

  宋子文眸光带着戾气的看着他,一把明晃晃的手术刀,在他的指间,悠哉的旋转出优美的弧度。

  “老子的媳妇,用得着你们保护。”突然,深沉,孤傲的声音自一旁响起。

  听到熟悉的声音,宋子文三两步走了过去。

  只见,尸体睁开了双眸,目光如火炬般耀眼。

  “你也在?”宋子文轻声问道,眸中晦暗不明。

  欧斌见他这神色,蹭地一下坐起身,还包扎着厚厚纱布的手臂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臂。“媳妇,我担心你的安全。”那眸中的神色,很是正经。

  宋子文勾唇妩媚一笑:“嗯,我知道了。”他道,眸中却透着危险的光。

  话落,他目光看向那缝着长长伤口的肌肤。夸赞道:“真是真假难辨,那做的?”

  欧斌神色有些紧张,两只被包裹成团的手臂,有些焦急的相互拉扯着。听见他的疑惑,忙回答道:“真皮移植的。”

  说着,他目光看向在站在一边,看热闹的两人。

  这群白痴,让他们意思一下包装,结果把他包裹成个球。

  “要不要我帮你?”宋子文好看的眸微上挑,温声问道。

  这话,让老夫子与虎子一听,两人止不往打了个寒战。

  刹那间,老夫子上前一步,很是好心的开口道:“嫂子,这种粗活,我来,我……。”后果的话未说出,看着架在脖子上的刀,他身体僵硬,心虚的道:“嫂子,您继续。”其后,缩着脖子缓缓后退,逃离危险区。

  “媳妇真好。”欧斌笑道。

  看着他这副鬼样子,应该说是看着那根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脸,又听着他磁性的声音,宋子文不悦的皱了皱眉头:“闭眼。”

  话落,欧斌立即闭上双眸。

  下一秒,只感觉清香的气息扑面而来。

  紧接着,钻心的痛意袭击而来。

  欧斌暗自咬牙,若不是知道他要做什么,提前做好了心里准备,刚刚那一下,真是可以让人咬舌自尽了。

  宋子文将扯掉的面具厌恶的扔至一边的地上,随即后退一步,目光落在他浑身包裹的纱布上:“给我五秒的时间。”

  他说着,解开了握着手术刀那只手腕处的纽扣解开,很是麻利的的挽起。

  “躺下。”再次命令道。

  这下,欧斌眸中稍带着一丝忐忑的躺平了。“媳妇,你慢慢来,不着急。”

  话音刚落,只见尖锐闪着银色的手术刀从他眼前直直的落了下来。

  千钧一发之际,银色的光眸在他太阳穴处移开,如狂风般挥动着。

  只是三秒钟的时间,宋子文收起手术刀,看着从四肢中间分裂开的切口,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

  “温世城呢?”回过神,宋子文看着房间内消失的某人,问了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