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历|第六章:两个灵魂

  (PS:第二更,这一更比之前顺了好多,感觉灵感和手感在恢复了。)

  他在这半位面中待了半年还多,这个半位面有一个小小的孔洞可以通往深渊位面,在深渊位面中的连接点非常隐秘,这正适合他到处猎食。

  作为半变异火元素半凤凰亚种,他本身又是火精,所以吞噬火焰可以让他维持身体需要,但是也可以吃下肉类或者植物,而在这深渊中,只要找到恶魔基本上就有食物,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搜集到深渊里的某些特殊火焰,所以他在这深渊中如鱼得水。

  而且他的性子又是杀伐果断的那种,对于逗比残暴的恶魔生物他最是喜欢了,因为恶魔只要发现了他,几乎绝大部分的情况都会哇哇呀呀的叫着扑过来和他硬对硬,这就是他最喜欢的战斗方式了,每次都可以打得很是痛快。

  有食物,偶尔可以吸收到深渊特有的几种火焰,还有一个隐秘安全的废弃半位面,这让他非常满意,因为半位面通常有个特性,那就是可以阻断物质世界或者别的位面的查探魔法,并不是绝对,不过这个半位面曾经是作为位面魔法塔的所在,肯定在其中固化了大量的防侦察查探魔法,这对他来说,就是安全的栖息地,安全的躲避所,以及安全的疗伤地。

  第一次,从出生到现在,从不停的逃跑,从遍体鳞伤的瘫倒在泥潭中,从奄奄一息爬到树上,从雷雨交加中浑身发抖,第一次的,他有了一种家的概念。

  这个半位面并不大,约莫有有两百多平方米的面积,基本上到处都是建筑物废墟,连魔法塔都是一片废墟,不过魔法塔的废墟中还有一些残破了的纸张,这些全都是他一张一张收集起来的宝贝,他懂的文字不多,会的魔法也少,只有一个鉴定魔法勉强可以鉴定出文字的真意,只是他虽是半神,体内的能量基本都是各种火系能量变种,魔力储备其实非常微弱,他每天只能够释放几次鉴定魔法,对于这些文字的解读非常缓慢。

  但这一切依然让他非常满足,所以在这半位面里待着的时间中,他开始整理这个半位面的废墟,将其中一些稍微完好家具给拾掇了出来,甚至还从深渊里找到一些稀有的无害植物,这半年时间,让他对这个半位面产生了家的懵懂感情。

  而在这整理的过程中,他发现了它,一个连躯体都没有的概念物。

  同为概念具现,他其实是属于半概念范畴,但也是概念具现化生灵,所以对这种同为概念具现的存在有着特殊的感应,那怕是看不到,摸不到,甚至感应不到的东西,他也依然可以模糊的察觉到。

  在这魔法塔废墟里,确实就有这么一个概念物,无思无想,无知无觉,只有最懵懂的本能,他“看到”了它,它也“看到”了他,在这一刻,两个存在都是沉默而安静……

  他的行动规律依然没变,每隔几天就离开半位面一趟,几天后又回归,带来了恶魔的血肉,然后就在自己搭建的小窝里坚定文字意思,仔细斟酌与学习这些文字,然后又是几天吃完了恶魔血肉,再度离去,再度归来……

  一晃就是数年过去,这期间,他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情,偶尔会与它说话,虽然连他自己都知道,它就相当于无知无觉的石头一样,根本不会懂得他在说什么,但也不知道是寂寞也好,还是懵懂的同病相怜也好,这样的过程持续了数年,特别是他偶尔从文字里找到了锻炼的方法,冥想的方法,或者别的魔法的修炼方法,他都会很高兴的在它旁边重复这些过程,一次又一次,十次,百次,千次,万次……

  直到十年后的某天,他扛着一只巨大的恶魔回来,就看到一个全身赤裸的雄性幼儿,双眼空洞出现在了原本它所在的位置上,正坐在那里冥想着。

  啪的一声,巨大恶魔落地,他满脸目瞪口呆……

  它从概念中具现而来,就如同一张白纸,在他的语言中有了自我的印记,有了最初的思想,有了最初的意识,虽然依然懵懂得仿佛一个婴儿,但它,或者说他确实是一个生命了。

  在未来很久之后,两人才知道,它当时其实非常之危险,这个世界,除了圣位以外,绝不存在别的任何不朽的生命,那怕是概念生命都无法不朽,总有衰竭的那一刻,而当时的它,其实已经处在消亡的前夕,它的命,由他而来……

  “放开我啊,我要饿死了,我要出去狩猎啊!!!”他对它吼了起来道。

  它低着头,只是摇头,用手拉着他的衣摆,眼神空洞的望着他,就这样双方僵持了快一个小时,他几次想要直接抽回衣摆,可是看着他的样子,只能够叹气道:“好,我带你一起出去,但是约法三章,不许说话,若是敢胡乱说话引来了大堆恶魔,我先杀了你!”

  “二,不许胡乱走动,若是敢胡乱走动,耽误了我的狩猎,我也会杀了你!!”

  “三,这次狩猎我只是很无聊的带你出去看看,只此一次,若还有下次,我也会杀了你!”

  “听清楚了吗!??我发誓,若是你违背了约定,我就是从这里出去,就是直接死了,我也绝对会杀了你!!!”

  然后数天之后……

  “快点快点!我饿了!!你再继续这么慢,我就丢下你自己去了哦!!”

  “不过你上次使用的那个空间魔法真好用啊,居然可以隔绝绝大部分侦察法术,有空教我一下好不好?”

  他和它,就这样待在了一起,它的眼神依然空洞,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仿佛这空洞里渐渐有了神,虽然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丝……

  没有感情,没有情绪,空洞得好像什么都没有……

  渐渐的,他越来越强,实力已经去到了灵位,而在深渊里的某一天,他仿佛感觉到了什么波动,什么感召一样,那是一种如同命运一样的呼喊,他本能的知道,改变他命运的东西出现了,那东西……在现实世界。

  于是他带着它,从深渊去往了现实世界,他要去寻找那感召他的东西,那足以让他踏上巅峰的东西,因为……

  他想要复仇,向他的父亲,向他的母亲,向诞生了他,却将他抛弃,还希望杀死他的亲人和族人复仇……

  于是他带着它,踏上了征途,但是一回归洪荒大陆,没多久,他们就遭遇了袭击,袭击他们的人正是鲲族与鹏族,在那场袭击中,他和它彼此失落了,这一失落就是上百年。

  再次相遇时,它已经成了她,而他,已经登临圣位,手持东皇钟,暴虐,杀戮,仿佛绝世恶魔一般,任何生灵都在他杀戮的名单上,他嫉世妒俗,他痛恨一切,他宛如天灾,行走之地只剩下废墟,亦如他自己的内心一般。

  直到他看到她的那一瞬间,一下子抱住了她,接着就哭了出来。

  出生之后,从未流泪的他,第一次哭了出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