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绵蜜宠南先生请矜持|第282节

  南景寒冷着脸站到她身后,“阿邵如果死了……”

  千音狠狠掐了他一把,恶狠狠地瞪着他,制止他继续说!

  许若溪忽然一个激灵,不知道被哪个字刺激到,忽然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了即将要进入手术室的人,“等一下!”

第一卷

番外:曲终人不散

  齐思贤气急,伸手去拉她,“你真的想要害死他吗?”

  许若溪趴在床边,低头在席恩韶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便被齐思贤硬拽着倒在了地上,他纵然心有不忍,可还是记挂着席恩韶的命,匆匆关上了手术室。

  千音连忙过来扶着许若溪,极力安慰道,“若溪,没事的!这不怪你!”

  南景寒冷着脸站在一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女人,眸色黝黑,“许若溪,你遭遇的一切阿邵并不知情,就算是要恕罪,也不该是由他来偿命!”

  千音厉喝一声,“南景寒!”

  许若溪身子一颤,忽然咬着唇抱着千音,身子及不可见地发抖,哽咽道,“我……不是有意的……”

  她只是说着说着,就控制不住自己,被噩梦纠缠的日日夜夜,她最恨的不是席夫人,却是亲手让她陷入这样境地的席恩韶,更恨的,还是她自己!

  管不住自己的心,也管不住自己的人,动了心,就收不回来了!

  千音咬唇,看着她这样绝望的神情,心疼又愧疚,“对不起……我什么都帮不上你!”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许若溪受过那么多的折磨,而每次见到她的时候,许若溪都和没事人一样,她从小就懂事地早,在村子里也照顾着别人,从来都是将自己放在最后一位……

  这样美好的姑娘,到底为什么席夫人要这么恶毒?

  两人慢慢地哭做一团,南景寒紧紧蹙着眉心,想要去扶千音,又被她狠狠甩开,顿时脸色沉冷铁青,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味道。

  而刚刚醒过来的席夫人听说席恩韶命悬一线,险些又晕了过去,被席父扶着过来手术室门外,见到许若溪和千音抱着坐在一处,目光微微凝住了。

  千音先看到席夫人两人,不禁护在了许若溪面前,南景寒见状,也默默地站到了千音身侧,护着她!

  纵然心里对许若溪有气,可是却不能看着千音被伤到一根头发的!

  席夫人却是没有说什么,只红着眼眶,不断地落眼泪,双手合十,叽里咕噜地念叨着什么,席父看着,也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目光从许若溪身上一闪而过,微微摇了摇头,也没有说什么责怪的话。

  对席夫人的反应,千音多少有些奇怪,可是现在却顾不得许多,只想着好好安慰许若溪,不让她出什么意外。

  席恩韶又连续经过了了一天一夜的漫长手术,席夫人昏了醒,醒了又熬不住昏过去,整个人如同没了魂儿,就连南景寒都渐渐僵硬了身子,若非是要护着千音,他怕是现在也淡定不下来。

  反倒是许若溪,最开始哭过之后,好像发泄完了,安静地坐在手术室门口,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盯着那红灯,每一次护士进进出出,她都安静地看着,也不上前去问。

  这样的许若溪看得千音心疼不已,即使她表现地最冷静,可是千音是过来人,自然明白:许若溪现在就是黏起来的碎玻璃花瓶,她的镇定浮在了表面,轻轻一碰,就重新支离破碎,再也粘合不起来了!

  “若溪……”千音跟着守了这么久,声音也嘶哑不已,“你别这样压抑自己……”

  许若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