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40节

  想到这里,萝萝不由得感受两人紧密相贴状态,还黏糊糊的,没处理,萝萝心想,难道是为了这点事?

  这点事情的乐趣,萝萝真的一点体会不到。

  她不由得就问,“刚才舒服吗?”

  舒兰声点头,眼睛亮晶晶的,“嗯。”

  萝萝略为思索了一会,提议道,“要不然我也变为男人,试一试?”

  舒兰声本来又有点起来的反应,听到这里瞬间就萎了,整个人都凌乱了。

  连忙摆手,“不不不不不!”

  舒兰声凶巴巴,“你不行!你不许变,你敢!”

  萝萝本来也就是好奇,见他反应这么强烈,无所谓的摇头,“听你的。”

  舒兰声憋红着脸,起身收拾了自己,把两人都清理好了,才坐在床边,郑重其事道,“你别逼我发疯,赶紧娶了我,我让你尝尝当女人的**滋味,你就不惦记乱七八糟的了!”

  萝萝想到每次被戳的哪都疼,并不相信女人能有什么**滋味,但是她既然答应了舒兰声,就不会反悔,点了点头,“嗯,我现在回去准备。”

  “今天算了,明天吧,我要搂你睡觉。”

  舒兰声抱着萝萝,两人躺在石床上,捂着被子说了大半宿的悄悄话,第二天一大早,萝萝才走。

  舒兰声千万个不舍得,可也得放萝萝走,萝萝走了没到一个小时,他处理了两件事之后,就在寝殿里面坐立不安。

  “怎么还没来?”舒兰声自言自语,心里焦躁,眉心的印记越发鲜红。

  他就这样折腾了大半天,搞的自己一身戾气,走两步路,脚下寝殿都让他跺出了裂痕。

  舒兰声知道自己一步成为鬼王,仰仗的不是什么正派的东西,要自己压制自己。

  萝萝是他的执念,是他的心魔,舒兰声不敢再胡思乱想,只好不再闲着,投身地府改造大业中,积压的案件都审了个遍,中间就吃了两个罪大恶极的恶鬼,连尿都没尿。

  眼看着半夜三更,手下鬼差都扛不住了,劝他休息,劝不动,只好继续跟着舒兰声熬。

  没多久,殿里伺候的鬼婢女来了,远远的躬身还没等说话,舒兰声嗖的一下,整个就没影了。

  案子上扔着处理了一半的地府公文,一众鬼差面面相觑,还不知道他们新官上任格外勤快的鬼王,赶着嫁人去了!

  舒兰声一回到寝殿,就看到了一顶装着大红花的小轿子,很小,他这个体格子进去,只能勉强窝着,都坐不直的那种。

  外面四个抬轿子的都是半妖,前面两个大老虎,后面两个野狼,人首兽身,本来对于山神的新娘很好奇,正四处张望,但是一见匆匆赶来的舒兰声,顿时收敛了神色。

  “大人,”其中一个算是有脸色,看出舒兰声的身份,十分恭敬道,“山神派我们来接亲,请问新娘在哪里?”

  舒兰声极其嫌弃的看着它们抬着的一顶小轿子,没有媒婆,没有演奏队,就这么光秃秃的两朵大红花突兀的在上面,看他盯着还缩小了不少,怎么看怎么觉得山神这不像是娶亲,倒像是抬个见不得人的妾进门。

  “太没诚意了!”舒兰声虎着脸怒吼,吓的几个抬轿子的瑟瑟发抖。

  但他急不可耐的迈步走到轿子的前面,唰的掀开帘子,以一种砸轿子的架势,坐进了轿子里。

  心里委屈的不轻,气的粗声粗气的吼道,“老子就是新娘,起轿!”

  作者有话要说:  舒兰声:你什么意思?!我就这么见不得人吗你就弄这么一个小轿子,你是娶妻还是纳妾!

  萝萝:……你进里面就知道了。

  ————

  明天差不多是完结章,这一本是一个调节心情的小甜品,后续还有几个两人甜甜蜜蜜的番外,比心

第45章

妖精说爱

  抬轿的四个半妖,

被舒兰声这气壮山河的一声给吓的具是一哆嗦,

两两目瞪口呆过后,颤巍巍的抬起了轿子。

  舒兰声本来委屈的要死,坐在轿子里面抱着手臂正准备生闷气,

结果眼前一花的功夫,

周围景色急速变换,

转眼间他哪还在轿子里,已然置身在一方不可思议的小天地里头。

  临水的回廊,

高低错落的假山,

花坛里面他从未见过的鲜花竞相盛放,颜色各异的彩蝶在期间环绕追逐。

  瀑布似是从九天倾泻而下,活水引进鱼塘,池内莲花含羞待放,一尾尾金红的鲤鱼,

在期间肆意畅游。

  空气中随着徐徐清风卷过来的交叠暗香,

伴着比暗香还要清越,

比叮咚泉水还要令人心驰的声音,

敲在舒兰声的耳畔。

  “这是山神继任的时候,

上仙给的府邸,

外观可随意变换,

内里就是这样,”萝萝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舒兰声的后面,感觉到了他的情绪似乎不高,带着点讨好的意味道,

“这空间只要有密令,可以连通天地阴阳,以后咱们各自忙碌,就在这里见面,好不好?”

  神仙府邸,舒兰声继任鬼王的时候也得到了一个,但是他的府邸里面全都是清一色的阴暗厚重,血色的地面,看着像是鲜血浇灌的,舒兰声拿到手里,只把它变成了发冠的模样,在头上戴着,没有住进去的打算。

  但是萝萝的不一样,这里面一草一木都令人心旷神怡,舒兰声乍一进来,委屈气闷还没来得及消散,万万也没想到,萝萝竟然拿这么宝贝的东西,来给他做了迎亲的轿子。

  再听到了萝萝的声音,他有些晕乎乎的转过头,看到萝萝的装扮,愣了一下,然后笑了起来。

  萝萝和平时确实看起来不一样,她穿了一身男子样式的袍子,火红色,衬着小脸越发的白皙粉嫩,但是她束的是男子发式,模样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但是因为故意拿着架子绷着脸,喜服又正好盖到了脖子下,确实有那么几分英气。

  舒兰声打量的来劲,萝萝却被他看的有些忐忑。

  “我没变化,”萝萝解释道,“我就是装扮了一下,还是女子。”

  舒兰声却坏心眼的故意后退了一步,绷起了脸,侧过头看花丛里面缠缠绵绵的蝶。

  “我一个大男人都嫁给你了,你可倒好,不光弄那么一顶寒酸的轿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