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36节

  “成了山神,我就不能是女子,”萝萝说,“可我若是男子,你也是男子,我要怎么娶你?”

  舒兰声惊的连哭都憋回去了,他当年看的时候,真的就只是看到山神能娶妻,并没有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

  他一时间怔愣的不知道说什么好,萝萝叹口气,“你要是真的喜欢我这幅皮囊,我可以做个小草人陪你一世,行走坐卧和常人无疑……”

  “你说什么?”舒兰声本来被萝萝必须是男的给打击傻了,但是听到萝萝这话,瞬间炸了。“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喜欢的就只是你这皮囊?!”

  萝萝疑惑的看向舒兰声,“不是吗?可是这样子,就是按照你喜欢的样子变化的啊。”

  舒兰声腿都软了一下,眼泪瞬间模糊了视线。

  他觉得自己被剜了心。

  作者有话要说:  萝萝:不慌,我当山神,给你扎个替身陪你,你不就喜欢我的皮囊吗。

  舒兰声:你信不信,你变回本体,你变成男的,你他妈变成一朵花,老子照样日你!

  ————

  不虐,信我,顶锅盖。

  我双开了!顺着专栏爬过去就能看到!咳(超大声)喜欢收藏我呀!

第40章

妖精回报

  舒兰声真的不想弄的这么难看,

他的眼泪完全忍不住,咬的嘴唇都破了也止不住。

  或许最初感情变化的原因,

是因为月下那个模糊的幻影,

但是一个人,又怎么会对一个影子念念不忘几百年?

  他最初想要和萝萝在一起的时候,

清楚的知道,

自己的一生对于妖精来说朝生暮死,

太过短暂,

根本没可能等到她真的化形。

  可这个没有心的妖精,

怎么能说他只是爱她幻化的皮囊?

  他抱着她扭曲到不成人样的鬼样子亲吻,

靠的难道只是个幻影吗?

  舒兰声用手背狠狠擦了下眼睛,

哑声道,

“你怎么能这么说……”

  萝萝见舒兰声哭的太凶,实在是不喜欢他伤心的样子,还是凑近他,微微踮起脚,用袖口给他擦拭脸上的眼泪。

  舒兰声泪眼模糊的看萝萝,

因为她的无情痛苦,

却更因为她的看似有情的举动更撕心。

  就像她此刻温柔的样子,像是多么在意他,

可舒兰声根本不敢问,

萝萝肯不肯为了他不做山神。

  她连为他停留都不肯,又怎么可能愿意呢?

  舒兰声想大吼,想推开萝萝,

让她不要假惺惺,既然不肯要他,不要再做这种看似温柔,实则残忍的事情。

  但是他的自尊战不胜他的心,几世轮回,他早就在思念中磨光了所有的倔强。

  他不由自己紧紧抱住了萝萝,用卑微的哀求的语气,说着根本不抱希望的话。

  “你别走……求你了,别走,别扔下我。”

  他抽噎着弓着脊背,脆弱的把头埋在萝萝的侧颈,几乎整个人的重量都倾在萝萝的身上,萝萝却连踉跄都没有,站的笔直,把舒兰声的重量稳稳接住。

  晚上萝萝到底是没走,舒兰声不肯片刻的松开她,洗漱到上床,整个人也不吭声,也不哭,更不再开口求她,只是沉默着像个悲伤的大狗,把自己蜷缩在萝萝的身边。

  萝萝也没有说话,她用一缕细细的灵力流转在舒兰声和她之间,感受他悲伤的情绪,和无望的心境,不知道要怎么回应这份不该发生的沉重的爱。

  山上不是没有妖精和人类相爱,但是她所知道的所有的,没有一个会有好的结局,人妖极难繁殖,动物都是其次,人和植物妖精完全没可能。

  不以繁殖为目的结合,萝萝无法理解,何况她是个连繁殖都不需要伴侣的妖精,她实在不知道恩人为什么会对她产生这样的感情。

  舒兰声闭着眼睛,自身后密密实实的抱着萝萝却根本没有睡,他不敢睡,他怕睡了,萝萝就会消失,他现在没有任何的办法能留住萝萝……没有任何的办法。

  第二天,两人还是维持这种状态,第三天……

  可人不可能一直不睡觉的,舒兰声不知道怎么睡过去的,只知道睡醒的时候,怀中空荡荡的,身侧的被子早就冷了,他的心也跟着空荡荡的。

  屋子里寂静无声,外面天色黑的没有一丝的光亮,舒兰声走到床边,把窗户打开了,初秋的夜风呼呼的吹进来,凉透他四肢仅存的余温。

  他没有试图去找,他早知道萝萝不会因为他留下,几百年,都只是他一个人的痴心妄想。

  舒兰声不知道站在窗边多久,一直到他四肢都麻木,他才躺回床上,蜷缩进被子里。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舒兰肃出差回来,把几乎要烧着的舒兰声送到医院,他已经烧的神智不清了,陷在几世的记忆中,一会哭一会笑,泪眼模糊的抱着舒兰肃说心口疼,活活把舒兰肃眼眶都给弄湿了。

  “别哭了,你喜欢那个小姑娘的样子,哥照那样子给你找个一模一样的。”这是舒兰肃这辈子,除了临订婚要和弟弟换对象之外,第二次说出荒唐的话。

  舒兰声却哭的更凶了,带着浓重的鼻音,呢喃道,“你找不到的,她是我的一个梦而已。”一场沉醉了太久的梦。

  舒兰声到底身体底子好,住了没两天的院就回家了,他表现的很正常,甚至去上班了,舒兰肃总算是慢慢放下心,又开始了脚不沾地的忙碌。

  舒永峰修养回到家,和舒兰声开启了相互无视的模式,却不会再阻拦舒兰肃带着舒兰声去应酬。

  这样的日子过的很平静,直到某天晚上,舒兰声酒会散场回到家,刚刚洗完澡,就在卧室里见到了陆英。

  陆英说明了来意,舒兰声的阴阳印记被消掉,倒是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但是陆英临走的时候,给了舒兰声一个泛着红光的小瓶子。

  “我就不逼你了,”陆英说,“但是该舍的,终究是要舍的,她已经回山接受山神仪式了,你就别再执迷不悟了。”

  舒兰声眼中苦涩一闪而逝,淡淡笑了下,“我不会让你为难的,但是……我要准备下,最后期限是什么时候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