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26节

  虽然兄弟有点难受吧,但在能忍的范围,窗外夜猫子叫了两声,折腾了着大半宿眼皮打架,困意迅速涌上来,舒兰声闭上眼睛,伴着让人上瘾的甜香,很快沉入黑甜。

  第二天早上起来,两人都红扑扑的一身薄汗,舒兰声睁开眼睛之后,几乎大半个身子都趴在萝萝的身上,这根本不是个搂人的姿势,而是把人当成了褥子。

  萝萝得亏是个妖精,但凡是个人,这一宿,这会儿早就没气儿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闻了一整晚甜香的原因,舒兰声感觉他自己都要把自己当成彩旗支起来飘了。

  而最难堪的是萝萝睁着眼睛,看上去已经醒了好一会了,舒兰声犹如蒸笼上的大螃蟹,随着自己呼呼的冒了会白烟,表皮开始逐渐发红。

  不知道是不是脑浆沸腾的太久熬干了,还是又转移了地方,他看着萝萝带着点粉的侧脸,和清早上迷蒙的乖巧的眼神,慢慢的抬起头,嘴唇在她粉白的耳垂上贴了下。

  萝萝转过头看他,由于两人脸是贴着的,萝萝的侧脸唇角,都一一擦过舒兰声的唇,惹的舒兰声整个下巴,都是一阵麻,呼吸顿时就乱了。

  无意识的撩火,最为致命,尤其是舒兰声现在不撩都要炸了——

  他圈在萝萝腰上的手臂不受控制的收紧,头埋进萝萝的脖子里面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翻身将剩下的小半个身子,也挪上来,彻底把萝萝当成人形褥子。

  “我有点……”舒兰声微皱着眉,嘴唇微抿,表情看上去几乎是严肃的,全身上下露出危险的气息。

  萝萝却像是落入狼口的小羊羔,还在无知无觉的咩咩,“怎么啦?”

  舒兰声嘴唇从萝萝的唇角,轻擦过她的唇,而后大手伸手到她的后颈,捏住她的脖子,迫使她仰头,露出优美细腻的下巴脖子,侧头埋上去,用唇狠狠的蹭了下。

  “我有点控制不住。”舒兰声说完,最后的自制力绷断,微微拱起脊背,另一手狠狠勾着她后腰揽着她迫使她感受自己。

  萝萝轻呼一声,场面犹如利箭在弦,一触即发。

  然而这个好死不死的当口,门毫无预兆的被推开了。

  作者有话要说:  舒兰声:女人,满意你看到的吗?

  萝萝:你这才一个,有这么宝贝?我开起花来,一串串的,你看嘛?

  ————

  手上有营养液的小可耐,灌溉给我好嘛,打滚,满两千加更,么么啾

第29章

妖精喵喵

  耍流氓的时候被打断,

就好比尿一半硬憋回去。

  殷成进自己屋子一样,

打开门大步流星的闯进来,

边朝着舒兰声的床边走,边说,“兰声,

今天下山,

咱们早点走,我实在不想吃寺庙里的东……”西了。

  由于舒兰声整个把萝萝笼罩在身下,

萝萝又本身娇小被挡的没剩什么,加上两人的身上还搭着一角被子,这个姿势从门外进来,冷不丁看一眼,

就像是舒兰声正撅着屁股,要起不起的赖床。

  但是走近了一看,就能看到冷不丁的那一眼浑然天成,

正是因为两个人正紧密交叠。

  舒兰声震惊的转头看向门口进来的殷成,

整个人都僵住了,殷成也僵在了距离两人不远处,瞪大眼睛似乎看到了恐龙现世。

  半晌舒兰声和殷成同时面红耳赤的对吼出声。

  舒兰声:“滚出去!”

  殷成:“我操!”

  同时喊完,舒兰声的第一反应,是扯被子把萝萝盖上,

而殷成则是迅速朝着门外跑,边跑边低吼,“舒兰声你这个畜生,

搞事他妈不锁门!”

  这么被一惊一吓一搅合,就算是个水泥柱子,也被折腾软了,舒兰声起身,跪坐在萝萝腰上,伸手搓了一把额头,神色一言难尽的问,“你昨晚没锁门?”

  “啊,要锁门吗?”萝萝说,“我在这里,没有不长眼妖魔鬼怪敢靠近的。”

  “刚才不是有个不长眼的就跑进来了?”还是在这种关口!

  “他是人啊。”萝萝疑惑,“你害怕他?还是他会害你?”

  舒兰声眼见着萝萝的表情逐渐危险,无奈的伸手按住她的脸,胡乱揉了两下,“他不会害我的。”

  说着吁口气,从萝萝身上下来,拿着东西去洗漱了。

  洗漱回来,舒兰声一进屋,屋子里已经换了人,舒兰声看着“宁怀依”愣了一下,感觉略微不适应。

  “你别过来,”舒兰声阻止萝萝顶着宁怀依的皮抱他,坐在桌边上倒了杯凉开水喝,看着站在他面前的萝萝说,“宁家还不知道宁大小姐已经死了,你准备怎么把这具身体还回去?”

  “我和她说好,用这具身体和你结为夫妻,留在你身边。”萝萝诚实道。

  “噗——咳咳咳……”舒兰声一口喝呛,咳了几声,用毛巾擦了嘴才缓过来,连连对着萝萝摆手,“算了吧,算了吧。”和个死人结婚,他可承受不来。

  萝萝说,“而且我和她说好了,等到不用她身体的时候,按照她自己的想法,再死一次。”

  “可身体还回去……”萝萝咬着嘴唇,殷切的看着舒兰声,意思很明显,要跟着他。

  舒兰声重新倒了一杯茶,端着茶杯吸溜,其实他早就默认让萝萝跟着了,要不然怎么可能把自己的被窝都让出一半,但是他看着萝萝紧张的样子,坏心眼儿的拖着没有回答,而是微微扬了下下巴,说道,“看你表现吧。”

  萝萝像鼻子前面给吊着一块肉就颠颠追的小狗,欣喜道,“我会努力的!”

  舒兰声又喝了一口,眼睛盯着杯子里的水,状似不经意问,“你说你想和我……结婚?”

  萝萝点头,“是我听了宁怀依的爸爸说,你和她要结为夫妻,但是她死了,我就想着,要是我和你结为夫妻,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舒兰声手指微动,嘴唇极其隐晦的勾了下,心想着这个小妖精已经喜欢到他到不惜顶替别人也要和他结婚,心脏像被什么轻撩了下,正痒痒着。

  就听萝萝又说,“不过现在不用了结为夫妻,你让我跟在身边,就不需要这么麻烦了。”

  舒兰声笑容逐渐消失,把水杯放下,又出尔反尔,“我可没说让你跟在身边。”

  萝萝整个懵了,“你刚才说的。”

  “我说看你表现,”舒兰声一脸严肃,“我又没说一定,万一你表现不好,我就不同意。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