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25节

  萝萝点头,反正恩人在她的眼皮下就行,隔这一小段距离不碍什么事。

  舒兰声痛快放了水,慢腾腾的朝院子里走,洗了手之后,又朝着屋子里走,萝萝就跟在他的身后,亦步亦趋。

  舒兰声进门之后迅速转身,抓住门框不让萝萝进屋。

  一脸严肃,“你回你自己屋子去睡,我不是说了,你不许再爬我的床。”

  “不行,我得时时刻刻呆在你身边。”萝萝这是第一次直面忤逆,搞的舒兰声都是一愣。

  “我前两天下山,去追试图伤害你的东西了。”萝萝主动解释道。

  舒兰声关门的手一顿,闻言拧起眉。

  萝萝继续道,“那晚上在你洗澡的时候守在外面,察觉到了有东西向你靠近,企图伤害你,”萝萝说,“我追着那股腐坏的气息一直到山下,在一处奇怪的医院里面失去了目标。”

  “医院里处理了一些吸附生魂的植物,一棵已经开了灵智的大树,被不知道什么东西利用害人,处理它耽误了一些时间。”

  “兰声,”萝萝伸手抓住他的手,轻轻摩挲,“让我在你身边呆着吧好不好,我不知道那是什么,只觉得味道有点像魔,但是太稀薄了抓不住,如果离你太远,我怕没有办法在它危害你的时候及时处理。”

  舒兰声不知道萝萝说的他差点被害是不是确有其事,只是凭一个正常人的思想判断,看向萝萝,问出了他的疑惑,“既然你说有东西要害我,那为什么不守在我身边,要跑?”

  “你洗澡的时候,摘下了佛珠和玉佩,那个东西才敢出现,戴上了没有妖魔敢近身,我追去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

  “那到底是什么东西?”舒兰声问。

  萝萝摇头,“不知道,我追到那个奇怪的医院里,那种腐朽的味道就隐匿进植物,但是拔除了植物,也没有找到。”

  舒兰声白天听了殷成说医院生魂被植物吸附的事情,又问了萝萝几个关于这方面的问题,萝萝解答之后,他突然话锋一转,刨根问底儿起了别的。

  “你怎么知道有东西要害我的,是你感觉到的,还是……那天你偷看我洗澡了?”舒兰声盯着萝萝问。

  话题转的太快,猝不及防,萝萝没有来得及反应,下意识的做出了回答,“是。”

  舒兰声站在门里,把脸隐匿在门后,嘴角疯狂乱他妈上扬。

  “为什么偷看?”舒兰声难以自抑的开始不正经,但是正经的萝萝却回答的很认真,“我怕你出危险。”

  “你怎么就知道我要出危险?”

  “你洗澡的时候会摘掉佛珠和玉佩。”萝萝说。

  “你怎么知道我就会摘掉?”舒兰声有点诧异,“你以前也偷看过!不是第一次了是不是?”

  萝萝摇头,“不是,那天晚上,我们在被子里的时候,你总是会用手隔着佛珠和玉佩,怕挨到我的身上。”

  “你是怕那个东西伤到我,”萝萝说,“我猜你会摘掉,才跟着出去看看。”

  舒兰声有些震惊,他不相信萝萝的时候,生怕那些东西不好使,但是一旦相信了,知道萝萝确实是报恩,确实是为他好的,甚至任他予取予求的,他又生怕那些玩意突然好使了。

  洗澡的时候真的摘了,后来发现萝萝没影了,才又去小澡堂戴上的!

  这妖精这么聪明?舒兰声突然有点头皮发麻,那他以为的笨,会不会是装笨驴自己?

  等等……还是不太对的感觉。

  舒兰声想了想,又诈了她一句,“你说谎,你不说实话,以后就不要来找我了。”

  萝萝果然愣了一下,十分坦荡的把视线顺着舒兰声胸膛朝下滑,落在被门遮挡的某处,一脸纯真又直白的说,“我是想看看。”

  “你看什么?”舒兰声朝着门里缩了下,红着脸看变态一样看着萝萝,“你还知不知道羞耻,我不让碰,你就偷偷看!你不要脸!”

  先前在舒家,舒兰声每次半夜三更不挂一丝的睡,都是萝萝给他盖被子,是看着很丑,萝萝一开始还很嫌弃没有植物的花朵好看,但是那晚不一样,她摸着感觉很好玩啊。

  舒兰声气急败坏的不让碰,萝萝哪知道人这玩意不能乱动,他们花草都是花越大越鲜艳越引以为傲,就开在旷野,还相互间攀比呢。

  舒兰声躲在半扇门的后面,嘴里说着萝萝不要脸,实际上已经烧成了一个小火炭。

  萝萝不知道,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种又清纯又赤.裸的话,最能刺激他们的神经。

  “兰声,”萝萝柔声叫了舒兰声一声,尝试性的朝着门里迈了一步,以为舒兰声会拦着她,但舒兰声只是有些顺拐的快步走到竹榻上躺下,再度把自己卷成了一个蚕卷,不搭理萝萝了。

  萝萝在门口站了下,关上门,走到竹榻旁边躺上去,伸手拽了一下被子,舒兰声卷的更紧了,不让她进来。

  “你生气啦。”萝萝捕捉不准舒兰声的情绪,只好开口问。

  舒兰声没吭声,隔了好一会,才毛毛虫一样翻过来,面对着萝萝,被子拉倒鼻子上,只露出一双拽兮兮的眼睛,眯着问萝萝,“……你偷看到了吗?”

  “看到了。”萝萝笑了一下,她枕在枕头上,凑近舒兰声一点,看着他故作严肃,却含笑的眼睛。

  萝萝喜欢这一世的恩人,眼中没有曾经总是散不去的浓雾一样,上一世恩人总是要逗好久才会笑,这一世虽然恩人排斥她,还总是很暴躁,但是眼睛里面没有那样的雾气。

  “好看吗……咳,”舒兰声把被子又朝上拽了点,眼睛眯剩下一条缝,“大吗?”

  这世界上,大概没有男人不在乎自己这方面的能力,这要是换上个普通的小姑娘,打死舒兰声,他也问不出来这么羞耻的问题,关键在于萝萝不是人,面对着非人类,舒兰声也不太有做个人的自觉。

  加上上次在萝萝的面前秒了,舒兰声心里到现在还有点不舒服,哪怕前两天他已经“重振雄风”,还是很在意。

  他也没有过别的女人,虽然萝萝不能算他的女人,可他还是很好奇,他在萝萝心里是不是很“威武雄壮”。

  萝萝听了舒兰声的问题,稍微思考了一下,却摇了摇头。

  “还好吧,我见过更大的。”萝萝说。

  山中的花朵千奇百怪,有一种她也叫不上名字,但是整个植株,就是一朵大花,在植物里面,花朵就是繁衍生殖的根本。

  舒兰声听了先是一愣,随即被打击的直接炸毛。

  “不大你还偷看!你看更大的去啊!”舒兰声说着推萝萝,“去去去,回你自己房间去睡。”

  自己则是原地一翻,又虫子一样面对墙面去了。

  萝萝不知道哪里惹到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