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23节

  如果这个妖精说的是真的,他们真的曾经有个前世今生……

  “我是人参啊。”萝萝回答道,“野山参。”

  她说着,抓着自己的一根头发扯断,断发立刻在她的手心里面,变成了舒兰声熟悉的那种枯枝样的根须。

  她笑着把根须递到舒兰声的嘴边,用和“梦”里一模一样的清脆甜美的声音说,“我们说好的,以参相许呀。”

  舒兰声先是盯着萝萝手里的根须看,又盯着萝萝单纯的表情看,片刻后松开了萝萝了手腕,感觉自己被九天神雷劈到脑壳开盖。

  “你不是……不是狐狸精吗?”舒兰声难以置信到,“就是那种专门靠吸取阳气增长修为的狐狸精啊……”

  这是他网上搜索了关于散发甜香气味,和一沾边就难以自控的像磕了x药,完全和合乎心意的外表……等等迹象,总结出来他遇见的是一只狐狸精。

  怎么会是人参?!

  那如果是人参……以身相许原来是“以参相许”。

  先前那羞耻的话,那些自以为的撩拨不就都,都是误会?

  舒兰声脸上的红,从脖颈很快席卷整张脸,所以这个人参精,从一开始就是真的报恩,让他吃,让他舔,硬是喂他吃根须,都只是单纯的给他补身子。

  舒兰声快速的在脑子里搜索不对的地方,半晌终于抓住“救命稻草”,几乎是气急败坏的问,“你先前!对,就第一次,停车场的那一次,你喂根须就喂,你亲我干什么?!”

  萝萝不知道舒兰声这脸一会儿红的发青,一会儿红的发紫,到底是怎么会回事,但恩人问了,她反应了一下舒兰声说的是哪一次,就老实的回答,“我当时怕你吐出来啊,没手了,就用嘴堵一下。”

  舒兰声张了张嘴,嘴里发出有些崩溃的哼吟,“那,那晚上在树林里呢?你伸舌头干什么!”

  萝萝一脸莫名,“我看看你咽没咽嘛……”

  舒兰声捂住了嘴,眼圈憋的通红,又问,“我那么对你,你怎么不推我啊。”

  萝萝看着舒兰声这样子,凑近了拉住他的袖子,“你怎么了嘛,我的唾液血液和汗液都是一样效果,你多吃点没什么啊。”

  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

  舒兰声满脑子都是这三个字,一个个化为无形的大铁锤,哐当哐当的砸下来,把他砸的破肚肠流,羞愤欲死。

  什么叫没什么!他他妈当时爽的头皮头皮都炸了,像个刚出壳儿的小菜鸡,要不是脑浆没全部跟着喷射出去,要不是因为到底对非人有恐惧心理,他但凡一个控制不住,说不定都真枪实弹了啊!

  舒兰声一直都抱着他是被勾引的,不是自愿的这种心理来着,可是现在突然告诉她萝萝不是狐狸精,那些所谓的撩拨和暧昧都是他自己臆想的,人家只是单纯的想要报恩,那他成什么了啊!

  舒兰声崩溃的,抱着脑袋蹲下,萝萝来拉他,他给躲开了,好一会又小声问。“你的根须,除了补身体,有其他的效果吗?”

  “什么效果?”萝萝也蹲在地上,和舒兰声面对面隔着一点距离,傻兮兮的什么都说,“就是很补,吃多了能活死人,肉白骨,把我整个吃了能长生不老,脱离轮回。”

  这番话,要是让居心不良的人听了,或者在早几百年,毫不夸张,说能够掀起天下抢夺的腥风血雨不为过。

  但是舒兰声的注意力不在什么长生不死,脱离轮回,他就想给自己的流氓行径找一个不可抗的理由,免得一会直接羞了羞死了。

  “没有类似于……”舒兰声咬了咬嘴唇,眼中水雾渐浓,“没有类似催化……之类的效果吗?”

  “催化什么?”萝萝一脸茫然。

  催化感情,催化流氓啊!

  舒兰声看她表情就知道答案,把脑袋彻底埋在膝盖里,耳尖红的要滴血。

  人参是个正经的人参,那不正经的就是他。

  舒兰声都不用仔细想,他每次就是闻到那股甜香的滋味,才会出现不正常反应的,可他为什么会对这种味道这样?

  “你怎么啦,兰声,”萝萝晃舒兰声的胳膊。

  舒兰声抬头看她,对上萝萝漂亮的眼睛那其中满溢着流动的华光,这角度似乎和那个“梦”一样,舒兰声像是为了印证什么,伸手搂住了萝萝,侧头埋在她的脖子上。

  甜香因为两人这种毫无间隙的贴近,幽幽的钻进鼻子,舒兰声的血液不经他的允许,很快肆意奔腾了起来,他不由自主了搂进了萝萝,鼻翼压在她白皙侧脸上蹭了一下,操蛋反应快的他怀疑人生。

  舒兰声调动所有的自制力,推开了萝萝,神色复杂的说,“你先走吧,我自己待会……”

  说着把自己埋成了人形鸵鸟。

  “哦。”萝萝乖的让人心疼,舒兰声没抬头看她,没一会听到了离开的脚步声,抬头朝着桌边看了一眼,宁怀依的身体也不见了。

  舒兰声又蹲了一会,这才嘘口气站了起来,坐到竹榻的边上,看着外面暖黄的夕阳,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心里繁杂的很,密密麻麻的情绪缠在一起,心脏重的他连腿都抬不起来,像是有无数的过往,积压在心头,稍微不慎,就会劈头盖脸的把他淹没。

  说实话,舒兰声有点抗拒,就算感觉再真实,他都觉得那不是属于他的人生。

  愣到日暮西沉,他连晚上的饭都没吃,中途殷成来找他了,带了酒,想要和他谈谈,舒兰声隔着门就把人打发了。

  躺在竹榻上愣到半夜,却脑壳空空,有凉风从窗户吹进来,夹杂着蚊子直升机一样的嗡嗡声在耳边环绕,他把薄被扯过头顶,懒得去关窗户。

  什么时候睡着的不知道,只死迷迷糊糊醒过来,他感觉上脸上有什么东西痒痒的,还有种熟悉的甜香味。

  舒兰声随手划拉了一把,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满脑子都是甜香,香个大头鬼哦……

  然后他一把抓到了一脸的冰凉顺滑,香气根源。

  他想要翻身,也没能成功,并且感觉到自己似乎骑着什么东西,不光是骑着,还严丝合缝的抱着,一侧胳膊被压着。

  这要是放在从前,半夜三更的醒过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