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22节

  “你给我说说,她是怎么死的。”

  萝萝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整件事,舒兰声听了以后也不免唏嘘,听到那个宁怀依和宁家的司机做了一对野鬼鸳鸯,还经常性的朝着宁原的跟前飘示威,又有点哭笑不得。

  萝萝第五次抓舒兰声手的时候,他不胜其烦,却没有躲开,太阳不知不觉的升到头顶,外面的风彻底消失了,树叶纹丝不动,两人想对着坐着,萝萝温言软语的给舒兰声解惑他好奇的所有事,气氛好的像是灌了蜜糖,任谁这时候来看一眼,都会被两人看着彼此看含笑的眼睛迷惑,下定语,这就是一对爱侣。

  但实际上,舒兰声问到关于鬼的事情,心里还是毛毛的,四外看了看,问萝萝,“你能看到鬼,那这里有吗?”

  萝萝摇头,“你屋子里没有,前殿供奉那里有个新死不久的老和尚……”

  “什么样,是不是青面獠牙眼球暴突?”舒兰声问完又后悔,“算了,你别说了别说了。”

  萝萝笑了,“不是的,不用怕,大多数很正常。”就是有个别横死的会保持生前死时候的样子。

  “你想看?”萝萝见舒兰声一脸兴味,问道。

  “不不不,不看!”舒兰声立刻道,好奇是一回事,自己见鬼就是另一回事了。

  萝萝笑了起来,出声的那种,精致的眉眼舒展,眼角弯出好看的勾子,声音又脆又好听,要不是两人不远处还趴着一具尸体,要不是萝萝的滑下竹榻的头发还在空中飘动,舒兰声甚至觉得,要是有这样一个女孩子,一门心思的缠他,想睡他,他说不定真的会同意试试。

  舒兰声挪开了视线,垂下眼睛,看着两人交握的已经微微出汗的手,觉得事情这个发展走向,不太妙。

  他只想把这个妖精稳住,不想和她真的怎么样。

  舒兰声沉默了片刻,问萝萝他一直关心的问题,“你到底为什么缠着我?”

  “我来报恩的,”这句话就算舒兰声一直不信,她也说了好几遍了,萝萝还是耐心重复,“你很快有死劫,我帮你化劫。”

  舒兰声本来想嗤笑,见她这么一本正经,收敛了表情,眯了眯眼看她,虽然萝萝说这话的时候,和刚才的表情一样,清澈见底,可是别的话舒兰声能信,萝萝确实没有害人他也信。

  但是这个死劫的说法,他不太能接受,因为萝萝说完这大义凛然的话,又硬钻进了他的怀里,一脸沉迷的用额头蹭他的下巴。

  且这话仔细琢磨一下,听着太像个江湖骗子,多经典的理由,和我见你印堂发青,似有血光之灾什么的没什么实质性区别。

  他推了下萝萝,自然是较不过她的劲儿,舒兰声越见她这样,再结合先前每次说报恩都要跟上个以身相许,然后不是亲他,就是搂他,还说很羞耻的话,这模样像极了殷成哄女孩子上床,先画个大饼勾住人的手段。

  他想了想,又问,“那你先前一直说要以身相许,是什么意思?”

  “就是以参相许啊。”萝萝说着,把两人微微出汗的手松开递到舒兰声的嘴边,“你舔舔,很补的,也可以吃我。”说着嘟着小嘴凑上来。

  舒兰声嘴角抽搐,大手按住萝萝已经凑到他跟前的小脑袋,把她推开,耳根有些发红,心想着果然是怎么回事儿,动不动就搞这一套,妖精都是不知羞耻的吗。

  “不吃吗?”萝萝抓住舒兰声按着她脑袋的手问。

  舒兰声拽出手,搓了搓自己发红的耳朵,没有回答,斜眼观察萝萝的神色,竟然坦然的真像是那么回事儿。

  演的还挺来劲?舒兰声好笑的又问,“那报恩的话……我的死劫是什么时候?”

  “这个我算不出来。”萝萝说。

  “呵”,舒兰声轻笑,这就和骗子说你有血光之灾,却连是哪方面的都算不清楚没什么区别,只要是你不掏钱,就一直吓唬你。

  他本来差点就相信了,笑了一会儿高高的挑起眉,他眉眼俊是俊,但不正派,这幅样子,十足的痞子样,声音也有些轻挑了起来,伸手弹了下萝萝的眉心,“那你的意思,就是要一直跟在我的身边?”

  “是啊,”萝萝以为舒兰声这就是同意了,高兴的点头,“一直跟在你身边。”

  “你是不是对所有人都用这一套说辞?”舒兰声又问,“和殷成说过吗?”

  萝萝点头,“说过。”她一开始就告诉了殷成,她还是找舒兰声报恩的。

  舒兰声的笑容逐渐消失,两人又搞的驴唇不对马嘴,说的根本不是一个事儿。

  对瞪了一会儿,舒兰声伸手掐了掐自己的额头,看了眼萝萝直白道,“我算是看明白了,说到底你就是想跟我睡,对吧?”

  “可以吗?”萝萝高兴的眼中光华乱晃,“一起睡!”从前恩人就总是抱着她本体睡,特别舒服!

  舒兰声简直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一言难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