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21节

  再看上,也不能拿自己的腿讨人开心啊!

  萝萝“哎”了一声,配合的扶着殷成到旁边坐下,就要上手,她没觉得这件事有哪里不科学,她的存在本身就不科学,挽了下袖子,本来还想着把殷成“治好”了,舒兰声肯定就不会再生气了。

  她只单纯的想着恩人是不喜欢她的样子,换个身体能好接近,却根本没想着掩盖自己不正常的能力。

  眼见着萝萝蹲下了,上手真的要掰,而殷成竟然也只是垂眼看着,甚至还一脸的宠溺?

  还真就让!

  舒兰声心里一着急,弯腰就去拉萝萝,嘴上不客气道,“大小姐,这可不是闹着玩的,真把他掰坏了,你……刺啦——”

  舒兰声着急了没注意,把蹲着的萝萝手臂和裙角一起抓住了,这一扯不要紧,直接把裙子的开叉扯到了腿根。

  萝萝动作也是快,被拉着站起来的功夫,就已经把殷成的腿接好了。

  舒兰声看着萝萝的衣服,霎时间就想起了昨天晚上……当时黑乎乎的看不太真切,他也是慌乱害怕加上羞耻,根本就没特意注意裙子的样式和颜色,但是这个致命眼熟的开叉,还有他今天遇见这个宁家大小姐时怪异的感觉……

  舒兰声微微张开嘴,又看了眼殷成的腿,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脸色微变。

  萝萝以为舒兰声的那个表情,是因为扯开的裙子,连忙走到他身边,拉了下他的手,摩挲了下,“没事的,我回去补一下就好啦。”满眼都是小心翼翼的讨好。

  舒兰声手背窜起了一层小疙瘩,却没挣开,而是看向殷成。

  殷成却只抿唇沉默的盯着地面,根本不看他,从小一起长大,他一撅屁股拉几个粪蛋,舒兰声猜都能猜出来,殷成这明显就是知道实情,还故意帮着……

  他为什么会帮着一个妖精?舒兰声不信他在殷成的心中抵不上一个妖精,难道殷成真的就喜欢这个妖精到这种程度?

  舒兰声心里乱七八糟的,搅成一锅粥,手指被萝萝轻轻捏了捏,才回了些神,却依旧没有看她,而是盯着殷成问,“你的腿好了啊。”

  殷成总算抬头看向舒兰声,微微勾了下唇,眯着眼笑的一如既往的浪荡,他伸手拍了拍,还蹬了两下,说道,“好了。”

  舒兰声深吸口气,点了点头,“那不用下山了……”

  说着挣开萝萝的手,朝着自己的屋子里走。

  萝萝感觉到了恩人的愤怒情绪,根本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惹他不开心了,愣愣的看着舒兰声的背影。

  “嗤”殷成用嘴嗤出声,对着舒兰声的方向抬了抬头,“跟上啊。”

  萝萝犹豫了一下,慢慢跟上舒兰声。

  舒兰声先进屋子,门虚掩着,萝萝她站在门口没有马上进去,先礼貌的敲了敲门,小声叫到,“兰声?”

  舒兰声躺在竹榻上闭着眼,听到萝萝的声音,眉间微蹙。

  萝萝又细声细气叫了两声,没听到舒兰声应声,又释放灵力感觉了下,刚才那股愤怒情绪好像淡了,这才“吱呀”打开门,走了进去。

  相比于女客房屋子里有很多现代化的东西,男客的屋子摆设很简陋,不知道是不是刻意做成古韵,没有任何现代的气息,仅有的几件桌椅板凳,都泛着一股陈旧的气息。

  要是没有床上穿着短裤躺着的舒兰声,简直就像是拉开了时空之门,穿越去了古代。

  萝萝进屋,舒兰声睫毛微闪却没有睁开眼睛,青天白日的,加上先前的那么多次被吓到在尿与不尿的边缘,他现在已经不怕了,就是有些气闷。

  萝萝慢慢走到了竹榻的边上,站在床头又叫了声,“兰声……”

  舒兰声猛的睁开眼坐起来,萝萝被吓了一跳,舒兰声嗤笑,“你也会害怕?”

  萝萝是真的不知道怎么好了,她能想到的,讨舒兰声欢心的事情已经做遍了,这年头报个恩也太难了。

  见她没说话,舒兰声抓住一把把她扯坐在竹榻上,手抓住她头发就开始扯。

  萝萝疼的哼了声,舒兰声沉着脸,凑近看了一眼,被她身上的香水味呛的辣嗓子,没好气道,“你往脑袋上喷苍蝇药了?”

  萝萝揉着发疼的头发,摇头道,“就喷了香水。”

  舒兰声哼了一声,放开萝萝的头发,又开始企图撕开她的脸皮,但是在她的脖子和脸的交接处搓了一会,搓的她皮肤发红,也没有找到接口,渐渐的有点指尖发凉。

  宁怀依其实舒兰声很早也见过,只是没太大印象,但那也说明这个人是真是存在的,那……

  舒兰声猛的推开萝萝,问她,“你这身皮,是你变的,还是你杀了人?!”

  萝萝站在地上,整个人有点懵,她自以为隐藏的很好,怎么就会被发现了!

  但是眼见着舒兰声要生气了,顾不得去想哪里露出了破绽,急忙解释,“我没杀人,这具身体的主人死了,我才附身的。”

  大师说万物有灵,亦分善恶,连大师都没办法,要是萝萝一直纠缠,舒兰声很难摆脱。

  但要是萝萝杀人,他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听萝萝这么说,不着痕迹的舒了一口气。

  并且彻底见识到了这个妖精的能耐,不光能顶着死人的尸体,还能这样堂而皇之进这种古庙。

  “兰声,你生气了?”萝萝捕捉不准他的情绪,略微后退了一步,“你别生气,我这就走啦。”

  虽然很懊恼被发现,但是她会回去好好研究下,再换其他的方法接近的。

  不过这次,萝萝才走到门口,就被舒兰声喊住了。

  “你等等,这样走了,是打算再顶其他死人的样子来接近我吗?”

  舒兰声坐在竹榻上,支着一条腿,脸上的表情并不愉快,但是也没明显的怒意,只是眼尾微微的垂着,斜斜的看过来,眼尾像两把锐利的小刀,准确的扎在萝萝的软肋上。

  她还真是这么想的,除了这种办法,真的想不出别的了。

  “你过来。”萝萝一时愣着没动,舒兰声又说。

  萝萝哦了一声慢慢的朝着床边走,走到一半,舒兰声就又说,“你别过来!”

  萝萝:……到底过去不过去。

  “你把人皮脱了再过来。”舒兰声嫌弃的补充了一句。

  他说这话的时候,自己也嗓子发紧,不过既然一时半会儿想不到办法能甩掉,总要面对。

  他看萝萝有时候还挺听话的,而且似乎有点傻,舒兰声想着,能把她糊弄住不害自己不害人,也算是一种解决办法。

  萝萝果然很听话,坐在了距离竹榻不远的桌子边上,趴伏在竹榻的小桌子上,现场……蜕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