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20节

  而萝萝,换回了宁怀依的身体,早上早早吃过了东西,在寺庙里面闲逛,循着灵力,哪里离舒兰声近,就往哪里晃悠,有预谋的偶遇。

  舒兰声一大早去了妈妈那里,佛珠高僧没要,只说要他不需惊慌,这佛珠没用,应该说明妖精对他没有恶意。

  大师说,万物有灵,亦分善恶。

  舒兰声没好意思说,那妖精确实没有伤害过他,却整天粘着他要以身相许,不惜下药,各种勾引撩拨,而他……昨晚上说不定就被吸了阳气了。

  但是又想到大师毕竟是个和尚,这种事情有污视听,况且……况且昨晚上那件事,也不能都赖那个妖精,后面他恢复了神志,也没及时松手,说到底还是他没定力。

  舒兰声没睡好,脑子又乱糟糟,这会儿正低着头,贴墙根没精打采的往自己院子里走。

  正巧,被已经等候多时,“居心不良”的萝萝逮了个正着。

  “是你啊,好巧哦。”萝萝声音捏的很甜,含糖量能搞死糖尿病,这都是提前和宁怀依学的,在宁家演练了好多次了,宁怀依说这招最好使,她一这样,周南那样的性子,都举手投降。

  舒兰声正低头想事儿,冷不丁有人说话,“妈”一声,贴在墙上,满眼的紧张的抬头,一双手无处安放,也不知掉想捂嘴还是捂兄弟。

  他都被那个妖精搞出了应激反应。

  但是等他看清了面前的人,整个人瞬间沉了下来,和脸色一起。

  “是你。”舒兰声冷淡道。

  “是啊,”萝萝仰着脸,笑眯眯的看着舒兰声,没预备其他的台词,只好又说了一句,“好巧哦。”

  舒兰声两面看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英眉微挑,“巧?这里是小和尚们的寝室门前路,你一个女孩子,在这里干什么?”

  萝萝脸色一僵,动了两下嘴唇,宁怀依教她的,明明下面恩人会凑近她,把她抵在墙壁上,问自己是不是跟踪她,她只要咬着嘴唇羞涩的点头就行了。

  恩人……不按照宁怀依说的来啊。

  萝萝不知道这东西叫套路,而宁怀依说的是她和周南的套路,并不适用在其他人身上,尤其是脑回路不太常规的舒兰声身上。

  她不知道怎么接话,急的小脸煞白,舒兰声看她这样,以为她是有什么病,不打算再理,抬步就准备走。

  萝萝心里一着急,伸手抓住了舒兰声的手,下意识的摩挲了一下,像她每次抓着舒兰声都要来这么一下,目的是安抚,实际上却像是耍流氓。

  舒兰声正想甩开,心想着都什么毛病,上来就抓手,脸不要吗?

  结果被萝萝这一下摩挲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种致命的熟悉感!

  但是他盯着这张“宁怀依”的脸看了片刻,礼貌的把手抽回来。

  脸色更沉,“你干什么?”

  “我……”“萝萝随口瞎说,“我迷路了。”

  “迷路啊,我送你回去。”

  身后突然有人开口,舒兰声和萝萝同时转头,殷成笑眯眯的走过来,伸手做了了个邀请的姿势,“我送你,兰声,你房间有小和尚找你论经。”

  论个鬼的经。

  舒兰声知道殷成扯淡,但是表情总算好了些,一个妖精还没解决,现在又来个明摆着朝上贴,舒兰声想到宁怀依的身份,脸色更沉,她回找这么准的时间,跟着来山上,绝对是舒永峰给的消息。

  想到舒永峰的目的,舒兰声觉得更烦躁了。

  萝萝看着好容易等来的偶遇,就这么失之交臂,看着舒兰声的背影急的轻轻跺了下脚。

  转身对殷成这个罪魁祸首,脸一下子拉倒了脚面,闷不吭声的准备走。

  心里琢磨着要不然把殷成先打断腿算了,等事成了再给他治好,不然这也太碍事,山上的时候,就是他横八竖挡不让自己接近恩人,真烦。

  殷成跟在萝萝身后满眼都是嘲讽,他那天算是见识了这个“宁怀依”的真面目,甚至一度怀疑,她的司机是她逼着跳楼的。

  昨天就听舒兰声说了舒勇峰的打算,想到舒兰声那种单纯的性子,以后要娶这个阴毒的女人,就心里一阵不舒服,他和舒兰声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笃,殷成琢磨着,想什么办法,把这件事搅黄。

  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眼看着到了一个狭窄的死胡同,殷成伸手拉住了萝萝的手腕,把她扯进了两道高墙之间。

  想来想去,用他最擅长的办法最好,反正他名声烂,弄到手里先放着,等到舒永峰打消念头,再甩了。

  萝萝正想着打断这孙子的狗腿,冷不丁被他扯进这么天然的下黑手地方,还在心里夸赞了他一声体贴。

  殷成给她上演了一出原地变脸,刚才还一脸讽刺的眉眼,挂上了一副含情脉脉,桃花眼微眯,端的是一派深情款款。

  他把萝萝壁咚在墙上,凑的很近,按照套路,想说两句暧昧的话,但是一开口,被萝萝身上浓重的香水味险些呛一个跟头。

  及时捂住鼻子,都没控制住被呛的咳了起来。

  香水这玩意,重的大劲儿了,就像是苍蝇药,萝萝为了掩盖本身的味道,喷了不少,刚才舒兰声一直站在上风口,没有闻到,这会殷成凑的太近,吸了个满口,被呛的有点懵,这杀伤力过路的野猪都能熏死。

  殷成闻过太多女人香味,浅淡高雅,魅惑艳俗,还真没闻到过这么杀虫的,但是他想着舒兰声,憋气忍了,压低了一点手臂,将萝萝禁锢在墙壁间。

  咬着牙根,违心道,“你真香……咳。”

  萝萝能感觉到殷成对她的敌意,歪了歪头,面无表情的想,人类情绪真复杂,明明心里很厌恶,还会对着她笑。

  还是恩人好,不喜欢就炸毛,让她能直观的感觉到他的喜恶。

  “小美人,”殷成顽强的表演,“从昨天开始,我就看上你了,可为什么你的眼睛不看着我,我好伤心呢……咳。”

  他又压低了一些手臂,若即若离的和萝萝保持距离,又近的犯规。

  这种角度和距离,超越安全范围又不至于太冒犯,能够挑起人的暧昧神经,本能的让人渴望靠近,加上殷成本身多金帅气,简直无往不利。

  但是这种手段,仅限于人。

  萝萝不是人,她对此无动于衷,甚至还笑了一下。

  既然殷成送上门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