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19节

  千钧一发,他只来得及用手护住头,并且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但是下一刻,他整个人猛的撞上一片绵软,耳边传来细弱的一声闷哼,舒兰声被按住肩膀稳住身形,甜香窜入鼻翼,他还没来得及放下手睁开眼,唇上忽然一软。

  舒兰声猛抽一口气,紧接着下颚被捏开,浓烈十倍的甜香化为汁水涌入口腔,他下意识的要推拒,但是那汁水和前两次一样,如同有生命一般很快顺着他的口腔流入了食道。

  等到舌头准备推拒的时候,已经“咕咚”一声,咽下去了。

  温热的暖流霎时烟花一样在胃袋中炸开,舒兰声觉得自己像是一颗久旱逢甘霖的稻苗,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都被极致滋润。

  他侵泡在一片温暖的海洋,整个人不由自主的放松下来,顺从的朝着萝萝倾身。

  萝萝伸手拖住了他,因为个头不够,凭空漂浮到和舒兰声齐头的高度,但是嘴唇还贴着他没动,这实在是防止他不肯吃,这几天萝萝看着周南有事没事的就挤着宁怀依这么贴着,喂给她吃一些鬼魂能入口的稀薄灵力。

  方法似乎特别的管用,每次宁怀依都乖乖的吃,然后小拳拳轻捶周南。

  萝萝堵了一会,见舒兰声已经睁开了眼睛,双手就按住她的肩膀上,紧贴着她,却没有做推拒的动作,有点拿不住他咽没咽下去。

  于是她做了一件引火烧身的事情,她把舌尖探入了舒兰声的双唇,想要查看下他是不是等自己退开就吐了,萝萝自己是颗人参,并不着知道自己的任何一部分,对于世间万物来说,都是极致甘霖,只要沾到,都会自动汲取。

  她也并没有注意到,舒兰声虽然睁开眼看着她,眼中却是一片迷茫的大雾,根本没有聚焦,正处在磕了“药”的无意识时间。

  可是萝萝这个细微的动作,像是烟花的引线,滋啦啦的烧断了舒兰声最后的理智,烧炸了他的魂,他双手不自觉的蜷缩,倾身将萝萝抵在身后的大树上,牙齿咬住萝萝将要退出的舌尖,然后狠狠的深吻上去。

  他的一只手拖着萝萝的后颈,不让她退开分毫,一只手揽住她纤瘦的腰,重重的搂紧……

  萝萝整个人都有点犯傻,还有点害怕,她觉得恩人是要吃了她,整个都吞了的那种。

  想要挣脱开一个凡人对她来说太过简单,可偏偏这个人是恩人,她的命都是他救的,萝萝根本无法拒绝他,更不想拒绝他。

  只是恩人要是把她整个吃了,会受不了的吧……

  好奇怪,这里没有水,恩人为什么像是在给她洗澡……

  林间清风徐徐,月光拨开乌云,从树叶的缝隙,斑驳细碎的摇曳在深深拥吻的两人身上,幽绿色不断在两人身侧环绕,少女微微仰着脖颈,那是一个予取予求的姿态。

  他们不是爱侣,却胜似爱侣。

  舒兰声其实渐渐有了意识,但是他停不下来,真的停不下来,他甚至悲催的有点理解,像殷成那种花花公子,阅尽千帆,为什么也对这个妖精念念不忘,真的停不下来,舒兰声想,这应该比吸.毒还要让人疯狂。

  所有的感官都被无限的放大,他仅仅只是亲吻,就激动的难以自抑。

  终于在一声细微的低低的带着颤音的哼声过后,舒兰声额头抵着萝萝的肩头,脑浆总算从下又走到上面,占领了制高点。

  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他脑子有了脑浆润滑能转之后,第一个想法。

  但是很快,他就羞耻的恨不得原地死了!

  他松开萝萝,朝后退了两步,慢慢的蹲在地上,将脑袋都埋进膝盖。

  萝萝终于落在地上,舔掉了自己唇上的血迹,她嘴唇破了,恩人咬的,好疼啊。

  但是萝萝不介意,恩人没有吃她,只是嗦几下,没事的,她看着蹲在地上的恩人,朝前迈了一步。

  树枝和野草被踩踏的声音,轻到能忽略不计,但是听在此刻却全身紧绷,密切注意着萝萝的舒兰声,简直就是惊雷劈在头顶!

  “你别过来!”舒兰声急忙喊了一声,但是一开口发现自己的嗓子不知道怎么搞的,也劈了。

  不光是劈了,还带着不甚明显的哭腔。

  舒兰声耳根的热度开始朝着全身蔓延,他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了,这么轻易的就被诱惑,再想起刚才自己的疯劲儿,简直像个戒不掉毒.瘾的瘾.君子。

  怎么对得起心里一直住着的……舒兰声悚然,他想起自己自从和这个妖精牵扯到一起,已经好久没有想起心中那个朦胧的影子了。

  难道自己就是个用下面思考的混球吗?他明明一直都不屑加入那些二世祖们的各种花花游戏,他……他是被逼的!

  对!被逼的,连殷成那种阅尽千帆的人都扛不住,他一个小菜鸡用什么抗这种诱惑?

  舒兰声越想越委屈,越想越觉得丢人的要死,尤其是山风吹裆凉飕飕,他简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时候,萝萝又朝前小心翼翼的迈了一步,舒兰声瞬间炸毛,“你别过来!你还想干什么——”

  后面两个字破音带拐弯,简直像是被土匪欺负的良家大姑娘。

  萝萝见舒兰声又这么反感了,有些忧愁的叹了口气,心想着得亏没用那副身体,要不然就再也没机会接近恩人了。

  用灵力查看了一下舒兰声身上的伤都好了,萝萝放下心,恩人不受伤,又带着有灵力的玉佩和附着金光的佛珠,一切妖魔鬼怪短时间内不能近身。

  她可以有点时间,好好琢磨假扮宁怀依,和恩人结为夫妻,就能守着他等他的死劫到来了。

  这么想着,萝萝又轻声细语的说,“你别生气,我这就走啦。”

  说着迈步就要走,这里就是寺庙客房的后面,很容易就能找回去。

  每次萝萝说这句话,都能让舒兰声放松,因为这句话意味着,这个妖精结束了对他的折腾。

  舒兰声下意识的放松,接着又紧绷起来,四外看了一下,见萝萝真要走,立刻说,“你等等……把我扔这里啊,这里是哪啊!”又想管杀不管埋!这个妖渣!

  萝萝脚步一顿,见舒兰声从地上站起来,看了她一眼之后,飞快的转开脸,萝萝的视线不同于常人,她能看到恩人绯红的脸蛋,甚至轻咬的嘴唇。

  这是……每次宁怀依面对周南的亲近时候,都会露出的表情,这两天那对没羞没臊的野鬼,就在萝萝屋子的衣柜里面胡搞,有时候衣柜门都不关,萝萝撞见过好多次。

  那两个是相互喜欢才露出那种神情……恩人或许……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排斥她?

  萝萝本来想说这就是寺庙的后面,她提前看过了有小门,但看到舒兰声的这种表情,沉思了一下,说道,“我送你回去吧。”

  说着走到舒兰声的身边,尝试着拉了下他的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