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14节

  一撞进来人的胸膛上,萝萝立刻就不惦记教训人的事情了,顺势搂上去,老老实实的被人用胳膊夹着,拖抱着朝人群外走。

  而身后,殷成的声音冰冷,对刚才挑事的女人说,“我要是没记错,你叫圆圆?”

  女人细声细气的应了一声。

  殷成嗤笑,“这是个好名字,从今以后……”

  后面的萝萝没听,因为拖抱着她的人,已经把她拖进了一个屋子里,关上了门,还上了锁,然后脑袋上的衣服被拿下来了。

  两人都站在门口,萝萝的手还在人家的腰上搂着,没有拿下去的意思。

  “你真好。”萝萝由由衷夸赞。

  三百年前,她被修士追杀,受了伤,恩人就是这样,经常把自己的本体藏在他的衣服下面,东躲西藏,助她逃过一个个劫难。

  现如今她已经完全可以自保,恩人却还和从前一样护着她,哪怕经历轮回,已经彻底忘了她。

  萝萝说着,像从前一样,笑着靠在舒兰声的胸膛上,眼中尽是欢喜的神色,以为恩人接受她了。

  贴着舒兰声的衣服吸了一下,一脸的满足,恩人似乎连味道都和从前一样。

  可是反观舒兰声,被萝萝这痴.汉一样的动作,惊的朝后退了一步,贴在门上。

  他方才看到这个女鬼被泼了水,傻兮兮的都不知道躲一下,也不会说话辩解,不知道怎么的,就头脑一热,冲上来了。

  欺负他多能耐,被人欺负了怎么就这么怂?他脑子飞速的闪过一些画面,快的他抓不住,但就是看不下去女鬼站着那里被人围着欺负。

  但一时冲动的后果,他似乎有点难以承受,舒兰声看着贴树皮一样粘在自己身上的女鬼,伸手按住她的肩膀,用力推开。

  嘴唇动了几下,不知道说什么好,这女鬼能强悍到把他连人带车甩开,怎么就轮到他担心了?

  冲动来的比每天早上升旗还不讲理,舒兰声上头的热血慢慢下来,心情十分操蛋。

  “你走吧。”舒兰声侧开头,不和萝萝对视。

  萝萝愣了一下,眨巴了几下眼,两人的距离还是离的很近,刚才她明明感觉到恩人的维护,不明白他怎么就转瞬变卦了。

  “我……”萝萝又伸手搂住舒兰声,仰着一张小脸殷殷的看他,“我不能留在你身边吗?”

  “不能,”舒兰声被萝萝搂的有些窒息,尤其是被她的眼神快要在身上烧出窟窿,伸手按住她的额头把她朝后推,“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不给吸,人鬼……人鬼殊途,你投胎去吧。”

  这女鬼除了喂他两次奇奇怪怪的东西,到底是没有害过他,还这么……这么恋慕他,舒兰声的害怕又让她搅合没了,见她这样粘糊糊,心里满是无奈。

  怎么就招鬼稀罕了?难道是阳气太盛了?

  萝萝听了舒兰声的话,十分认真的辩解道,“我不是鬼。”

  “恩?”舒兰声疑惑的侧头看她,萝萝又说,“我是……”

  “兰声?”门外殷成咚咚敲门,“兰声,萝萝她还在吗?我想和她说句话。”

  舒兰声没有马上去开门,神色复杂的看着女鬼,“你叫萝萝?”这名字为什么听着这么的……熟悉?

  “对啊,”你取的。萝萝笑着说。

  舒兰声伸手掐了下眉心,不再琢磨名字哪里熟悉,却也并不相信的她辩解的“我不是鬼”的这种说法,第一次见她时候的样子,明显就是传统女鬼的装扮,还狡辩,还上了他家园丁的身,把人都搞中风了,不然怎么解释?

  这就和喝醉的人说“我没醉”一样事胡说,不是鬼能是什么,接受这世界有鬼的说法已经很艰难了,难不成还能是神啊?

  “兰声,你开门啊。”殷成的声音在门外,再次响起。

  舒兰声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门,殷成现在明显就是鬼迷心窍了,他顿了一下,朝着窗户那里看了一眼,迅速拉着萝萝走到阳台上,用老长的窗帘子,胡乱把她裹住,嘴里说着,“你不许出来,听见没有,出来我就……哼。”

  舒兰声不知道还能用什么威胁萝萝,但是准备先把她藏起来,然后好好的劝劝殷成,殷成应该还不知道这是个女鬼……

  等等!

  “你给他喂过那种东西吗?”舒兰声动作顿了一下,从窗帘中扒出萝萝的小脸,问她,“你给殷成吃过那种枯枝吗?”

  萝萝老实的像个任人摆布的布娃娃,反正恩人怎么弄她都没有意见,闻言点头,“他吃过。”调理身体来着。

  “他吃过!”舒兰声脸色顿时一变,捶胸顿足的原地转了一圈,眼睛有些发红的瞪着萝萝,“你吸他的阳气了?和他……那什么了?!”

  萝萝一头雾水,感觉到舒兰声暴躁的情绪,还费力的从窗帘里面抽出了一只手,抓住舒兰声的手安抚他。

  “没有吸阳气,我不吸阳气,那是狐狸精的修行方式……”

  “我就问你,和他那什么没有!会不会对他的身体有什么伤害?!”舒兰声有些急,他知道那种枯枝的厉害,那个不堪回首的夜,他想不到要是殷成也吃了,和这个女鬼会怎么的……啊!

  “做什么事?做了很多事”萝萝诚实道。吃东西看电影,还买衣服了。

  想了想怕舒兰声误会,又说,“没有伤害,吃那个对他身体好啊。”

  舒兰声只听还很多……顿时脸色都扭曲了,伸手狠拔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怪不得他鬼迷心窍!”舒兰声手指都要戳到萝萝脸上,嘴唇抖动了几下,憋的脸通红,也说不出什么话,门外的殷成已经开始变成哐哐砸门。

  “兰声!你们在干什么?开门啊,”殷成语气有些焦急。

  殷成越是这样,舒兰声越是愤怒自责,都是他,殷成才让女鬼缠上了,还被那什么……继而对萝萝这个“花心鬼”的怒气更胜,用窗帘卷她的动作,更加粗暴,伴着嘴里低声警告。

  “你要是敢再缠着殷成,我绝不会放过你,不超度,直接打散鬼魂!你就在这里呆着,不许动,不许出声,听到吗?!”

  萝萝有些挫败,不知道哪里又惹了舒兰声不开心,舒兰声说什么她都听的。

  只徒劳的又解释了一句,“我不是……”不是鬼,我是你三百年前救了无数次的人参精,你还给我取名叫萝萝……

  “你不是什么?”舒兰声咬牙又打断她,薄薄的单眼皮一撩,嘴唇绷直,神色狠厉,“没给他吃那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