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5节

  舒兰声有个不为人知的小癖好,就是总喜欢把自己的小兄弟画成各种各样的表情,这种癖好很小的时候,来自他那个总是高冷的大哥舒兰肃,因为无论舒兰声多想和他一起玩,围着他怎么讨好,舒兰肃总是不咸不淡。

  舒永峰又态度不冷不热,妈妈常年住在山里,得不到关注的舒兰声就逐渐变态了……不就是兄弟么,他自己就有,何必去费尽心力讨好别人。

  于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小兄弟上就总是会根据当天舒兰声的心情,变为各种各样的表情,就连昨天晚上吓成那个逼德行,舒兰声也没忘了在小东西的头上,化了个惊恐的表情……

  今天他横遭“老变态”劫持,昏过去的那段时间,发生了什么舒兰声一点都不知道,身后没有异常,难不成是——

  不过舒兰声和自家兄弟见了面,看到那张清晰的惊恐小脸,没有被揉搓使用的痕迹,总算是把整颗心都放回了肚子里。

  前后都无异样,傍晚的时候,什么都没有发生……难道那个“老头子”抓自己,就是为了喂一截儿树根样奇奇怪怪的东西?

  舒兰声倒是没感觉到哪里不适,就没太在意,洗好了澡,给小兄弟换成无奈的表情,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直接扑到了床上,靠在床头玩手机。

  客厅里仙人掌上面的一只小巴掌,朝着卧室的方向转了一点,顺着敞开的门缝,看到恩人脱了浴袍,支着腿在床上鼓捣小盒子,感知了一下他的神魂已经稳固了,身体也好了,安心的长在仙人掌上,不动了。

  虽然萝萝很想和舒兰声说话,但是恩人早已经不记得她,她对于凡间的事情知道的太少了,不知道怎么正常的和恩人交谈,免得再吓到他,萝萝决定只默默的守护着,在恩人死劫的时候,帮助恩人,全了因果牵绊,她就能回去继承山头了。

  并不知道自己的屋子里,已经进了奇奇怪怪的东西的舒兰声,正趴在床头上,和他狗友殷成吐槽。

  书生:卧槽,我今天才知道,我们家的老园丁是个变态,我差点让他糟蹋了!

  阴天不下雨:啥玩意?你们家的老园丁……走一步喘三喘那个?糟蹋你?

  书生:你别不信!他力气大的惊人,还不知道给我吃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阴天不下雨:滚犊子吧,我现在正在思念我到嘴边飞走的野天鹅,没功夫搭理你,要是明天你没事,出来一起喝个酒,我给你讲讲我还没开始就夭折的天鹅之恋……

  书生:滚吧滚滚!癞.蛤.蟆!

  舒兰声扔了手机,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晾鸟,他向来睡觉没有穿衣服的习惯,卧室里的窗户开了一小扇,夜里凉风轻轻的吹进来,惬意舒服的很。

  他想着吹一会儿就关上,结果浑身一放松,就这么悄无声息的睡着了。

  夜半三更,仙人掌上面的小巴掌无声的脱落,飘到地上,变成了一个长发长袍的姑娘,萝萝直接推开了卧室门,看了一眼床上睡的四肢大开一览无遗的舒兰声,视线丝毫没有停顿,走到窗边关上了小窗子。

  人类的身体是很脆弱的,萝萝担心恩人这样再吹出什么毛病,关了窗子之后,走到床边上,拉起了薄被准备给舒兰声盖上。

  结果视线停留在他某处顿了片刻,表情变的有点奇怪,把被子搭在舒兰声的身上,这才从卧室出来,重新长回仙人掌上。

  夜里寂静无声,萝萝准备睡觉,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睡不着,她想来想去,想到刚才看到的恩人的那儿,应该算是植物花朵的地方,用于繁衍后代,但是人类好奇怪啊,那里真丑,一点也没有花漂亮,连山林里普通的野花都比不上……

  被嫌弃不如花的舒兰声,一夜好眠,第二天早上起来,觉得自己精力充沛的能轻轻松松的跑个十公里越野。

  早上下楼吃饭,舒永峰和舒兰肃都在,舒家的家教严,向来奉行食不言寝不语,舒兰声悄无声息的吃,视线时不时的顺着窗户朝外面的草坪上看,一个没注意,汤勺“嘎吱”在碗底刮了一下,声音极其刺耳。

  他回神停下动作,舒兰肃淡淡看了他一眼,端正俊秀的眉眼间一如往常,看不出喜怒,舒兰声有时候觉得,他大哥是个机器人。

  舒永峰微微皱眉,放下筷子,看了有些走神的舒兰声一眼,终是没忍住,出口训斥道,“吃饭魂不守舍,你老看外面干什么?想出去就出去。”

  舒兰声舔了舔嘴边的粥,垂下头,他反正无论什么样,都得不到舒永峰的好脸,对这种事情已经习惯了。

  舒兰声心里有点苦涩,眼尾下垂,那表情像一条被训斥的狗子。

  见他不吭声,舒永峰正想再说什么,舒兰肃突然开口,“你是在看修剪草坪的人?”

  舒兰声抬头,他确实是在疑惑这件事,他本来就因为昨天的事情暗搓搓的想观察一下老变态,昨天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是他吓的不轻,还被喂了奇怪的东西,不打算就这么算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