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总娇妻700岁|第4节

  而此刻,萝萝满心想要接近的恩人,正惊魂未定的坐在自己房间的沙发上,把所有的窗帘都拉的严严实实,生怕他一眼看过去,窗户外凭空多了一个冲着他挥手的“女鬼”

  实在不是舒兰声要把萝萝想成鬼,关键是萝萝刚才的表现,用人实在解释不了。

  哪个人能凭空挂在树上,哪个人能撵上全速行驶的汽车?

  舒兰声这一晚上洗澡都战战兢兢的,浴室里把镜子都用毛巾盖上,草草洗好之后胡乱擦了擦头发,就钻进了被窝,连灯都没敢关。

  第二天他没有出门,昨天夜里吓到,他整个人恹恹的,反正公司里他就算去了,也只是个摆设,自从那一次听到爸爸和哥哥的谈话,舒兰声就彻底明白了,他这一辈子,就算再努力,就算姓舒,整个东化市都知道他是舒二少,但在舒家,他也始终是个外人。

  他索性缩在被窝里睡了一整天,晚上的时候,才总算是感觉好一点,爬起来下了楼。

  殊不知这一天,可生生急坏了在外头的萝萝,她能感觉到恩人,却不见恩人出来,蹲在树上朝院子里看了大半天,终于想出了一个不触动“道士禁制”的办法,混进了院子里。

  而睡了一天浑身发紧的舒兰声,穿着一身家居服,吃了晚饭,终于出屋,到院子里转一转透气。

  夕阳从天边洒下来,别墅里的绿化尤其的好,曲折小路,直通一个足有两间房那么大的花爬架,花墙更是三两成排,里面桌椅板凳新鲜水果一应俱全,平时是他哥哥舒兰肃休息的时候经常来的地方,这会儿舒兰肃还没下班,舒兰声径直走到了里面,躺在摇椅上轻轻的晃。

  虽然现在爬架上的花基本都还没开,但是躺在这里,仰头看着绿植割裂的天空,从缝隙中钻进来的夕阳在摇椅的晃动中温柔的抚摸过周身,说不出的惬意自在。

  舒兰声懒洋洋的眯缝着眼睛,他长的很特别,就算是这样放松闲适的时候,那双眼漫不经心的垂下,眼角的长长勾子,也总给人一种拽拽的感觉,不像舒兰肃是那种端正的英俊,舒兰声帅的总有种挥之不去的痞气,甚至邪气,自下而上抬眼看人的时候,简直就像是在挑衅。

  就连此刻眯缝眼,也活像是七个不服八个不忿跟谁不乐意似的。

  或许是因为睡的久了,他难得什么都不想,任由脑子和身体放空,不再琢磨那些让他愤懑酸涩的对话。

  他慢慢闭上眼,摇了几下,突然感觉到有不正常的热风吹在脸上。

  他睁开眼,瞬间短促地惊呼出声,他们家老园丁秋叔,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无声息的站在他的旁边,此刻正低着头看着他,眼中不知道是不是他瞬间的错觉,竟然冒绿光!

  “你干什么!”舒兰声一把推开几乎要贴到他脸上的橘皮老脸,惊坐起瞪着佝偻背满眼兴奋的盯着他的老头子。

  “秋叔?”舒兰声皱眉没好气道,“你在这干什么呢?吓我一跳。你不是下班了吗?”

  对面的“老头子”没说过话,支着一口小白牙对着他笑的活像一条沙皮狗。

  好一会才用一种怪异的调子压着声音说,“你身体不舒服。”是肯定句。

  舒兰声看着对面老头子,不知道为什么,感觉后背的汗毛唰唰起立。

  平静的心情被破坏殆尽,他鬼使神差的又想到了昨天晚上追车的“女鬼”没有再说话,死死拧着眉,起身就走。

  不过他没能走出两步,后腰被一股大力揽住,嘴也被满是褶皱的老手紧紧捂住,强势的拖向花架深处的花墙方向——

  作者有话要说:  萝萝:恩人!我来啦!

  舒兰声:……你这个出场,你还是滚回山里去吧!

  继续随机红包!欢迎踊跃留言

第5章

妖精变样

  舒兰声好歹也是一米八几的大小伙子,即便不是浑身肌肉虬结的大汉,也是切切实实青壮年人士,被一个矮自己一个头多的干巴老头,先是拖着,后来甚至双脚离地的抱着走,还无论怎么挣扎都挣扎不开,他整个人都是崩溃的。

  从摇椅到花墙的夹缝里面这短短的距离,舒兰声挣扎了出了一身的热汗,却根本没能挣脱钳制。

  被从身后按在花墙上,舒兰声满脑子都是八辈祖宗,这老头吃大大泡泡糖长大的吗?怎么力气这么恐怖!

  平时见他拎个水壶吭哧吭哧的歇气,难道是专门装柔弱给自己看的吗?!

  “你别喊……”身后力道强悍的人把舒兰声摁住之后,又语调怪异的开口,“你病了,惊吓过度三魂不稳,我给你治一下。”

  舒兰声鸡皮疙瘩窜遍全身,这老头怪腔怪调,还贴他那么紧密,怕别是个变态!要给他治一下?怎么治?!

  舒兰声被自己的脑补差点吓死,赶紧截断思想,力气敌不过,只好暂时放弃无畏的挣扎战略性妥协的点了点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